澳门24小时娛乐城

德国小城——弗赖辛

来源: | 作者:邓宝英 | 发布日期:2007-12-10 | 阅读次数:

  第一次踏上异国的土地是德国南部巴伐利亚州的一个小城—弗赖辛。弗赖辛以前是老巴伐利亚地区的宗教中心。坐落在小城中一座山上的玛丽亚大教堂,是那个时代的历史见证,它是巴伐利亚最美的巴洛克教堂建筑之一。在大教堂山上还有最大的基督教艺术博物馆。大教堂旁有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可以望的很远很远,天气晴朗的时候可以看见远处的阿尔卑斯山。这里有两所大学,慕尼黑技术大学弗赖辛分校和魏恩斯台凡专科学院。因而,弗赖辛也称大学城。慕尼黑技术大学的生物、园艺、林业等设在弗赖辛分校,我校派往该校的留学人员、访问学者一般都在弗赖辛分校。

  美丽悠闲

  弗赖辛城市很小,很干净,很美。树林、绿草、河流、水渠,水上漂的鸭子、林间的飞鸟。五月正是这个北纬45度以上国家最美的时候,经过一个漫长的冬天,是人们精心呵护的花儿盛开的季节。无论城市、农村,凡有房子的地方,就有鲜花,弗赖辛是一个用花装点起来的城市。来到这里你仿佛进入了一个天然公园,纵横交错的田间小道,清清的渠水,片片树林,小桥流水。夕阳映照着耸立在城中小山上的玛丽亚大教堂的尖顶双塔,湖水荡漾着金色的涟漪。早晨、黄昏,牵着小狗的姑娘、主妇,散步在林间、小桥边。田园诗一般。节假日、人们躺在湖边的阳光下,充分享受着日光浴。纵横交错并不宽的乡间柏油马路上疾驰着速度很快但声音很小的各种小车,载着自行车、划艇、旅游用品等去度假。

  小城的人们是悠闲的,也是紧张的,更是勤劳的。他们工作时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在家里,他们很少雇人来干活,每家都有一个工具间,里面应有尽有,小到螺丝螺帽,大到电锯,劳动工具一应俱全。大到盖房子,小到房前屋后,内外修修补补等,全是自己动手干。我们的房东夫妇在慕尼黑技术大学弗赖莘分校工作,他们家现在住的房子和车库都是他们自己设计,自己动手盖起来的。
历史和现代

  德国人是善于创造和保持的民族,他们创造了现代化,也尽可能完整的保留了历史。在这个现代化的国度里,那些保留完整的历史遗迹,随处可见,使我们为之敬佩。

  弗赖辛这座小城至今保留着小方石块铺的街道,这里的政府和民众没有挖掉石块,换水泥。城区没有三层以上的建筑。新建筑必须和老建筑协调,方能建设。是这里的政府、民众,使他们共同保留了这座城市的历史,一砖一瓦记录着这个城市的过去、今天,承接着这个城市的未来。一个家也是这样,我去一位教授家,他们家保留着建房时拍的各个建设过程的完整照片,他说这是历史。

  二战德国损失惨重,慕尼黑更是一片废墟。弗赖辛离慕尼黑很近,小城损失很大。这个今天人口也只有三、四万的城市,在二战中就有两千多人死于这场战争。城中竖着一块二战纪念碑,上面刻着这个小城在二战中的遭遇,以及在二战中的死亡人数,提醒今天的人们勿忘历史,享受和平。

  高高的五月树  

  五月树是巴伐利亚州的一道风景。每个村庄显要的地方都高高的竖立着一棵笔直高耸的树干,树干白蓝相间,顶端挂一个树枝扎成的环,远远就可看见。五月树有高有低,有的有几十米高。树干上面挂着象征这个地方特点、特产、职业的各种图案的牌子。内容像我们过去酒家门口挂着一个写着酒字的招牌一般。比如,图案上画一个理发用具,代表这个地方有一家理发店。这些就是五月的象征——五月树。五月树每两年换一次,人们采来一棵又高又直的云杉树,装饰好了,未婚男女齐心协力把旧的五月树放下来,把新的五月树竖起来。五月节的传统在德国已沿袭四五百年,已成为这个民族的传统节日。每年五月一日人们穿着民族服装,载歌载舞庆祝五月节。五月树象征生命和繁衍,告别了漫长的严冬,大自然重现生机。五月节就是为了庆祝这浓浓的春意。据说这个节日源自日耳曼族的一支凯尔特人的文化。春夏之交正是自然界万物孕育的季节,所以五月节象征着生命孕育之始,是未婚男女择偶的好日子,也是德国人选择结婚的最佳时候。如果5月1日早谁家少女的门前发现立了一棵点缀好的五月树,就说明有个小伙子看上了她。

  教堂和墓地

  弗赖辛的教堂和墓地又是这个小城的一大风景。每个村子都有教堂,仅在这个小城的市区就有几个。随处可见的教堂是这个地方历史的见证,历史、艺术就蕴含在教堂里。一般村子的教堂和墓地是连在一起的。教堂和墓地一般都在村中间。有的和住户只一墙之隔。有的教堂里有管风琴,每当星期天,人们穿戴庄重去教堂做礼拜,管风琴的伴奏声悠扬动听,传的很远。
  
  墓地是一个绿草茵茵,鲜花盛开的地方,十分漂亮。修剪整齐的绿篱,水泥或者铺着白色小石子的墓间小路,十分整洁。一个个形状各异的墓碑记录着亡者的生卒年月。每个墓前都有一块一两平米见方的花圃,鲜花盛开。墓地就像住户各家的院子一样,整洁漂亮,鲜花盛开。墓地都有一个水池,并备有水壶,供凭吊者浇花、草坪用。村庄和教堂、墓地相得益彰。这和我们抛在荒郊野外长满荒草的墓地形成鲜明对照。我们被神鬼吓唬着,他们却和死人同处一村、一墙之隔。在德国,据说选择住地,把在墓地旁作为一个优越条件来宣扬。除了个别大教堂外,无论乡村和城市,教堂和墓地是连在一起的,教堂的院子里就是墓地。仅在弗赖辛除了玛丽亚大教堂外,我见到的教堂都是和墓地连在一起的。教堂是人和上帝对话的地方,也是活人和故人对话的场所。活着的人可以作礼拜,和上帝对话,死了的人住的离上帝那么近,离天堂那么近。这也许就是德国的教堂文化,是历史的一部分。

  跳市

  我不知道德国其他地方有无跳市,在弗赖辛跳市是一景,它相当活跃。跳市,地点不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每周一个地方。设在村边、路边、树林里不定。市场小,时间短,谓之跳市。你有心要逛跳市,每周你就留心四处张贴的告示,按它上面的时间地点去就是了。

  跳市的货物一般来讲全是旧货。德国人不浪费,对自己不用,但还有使用价值的东西,他们不会轻易扔掉,跳市就产生了。比如,一个人为一次登山买了一双登山鞋,旅行结束了,他就会把鞋卖掉。每当周末,人们会开车拉着要交易的东西来赶跳市。

  跳市货物可谓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有家用小电器、餐具、衣服、鞋、首饰、工艺品、纪念章、儿童车、手推车等。还真能淘到需要的东西,物美价廉。因而到超市淘宝,是学生的首选,无论德国的、外国的。
 
  静静的德国,静静的弗赖辛

  在德国的火车、汽车、公共场所,几乎没有人高声喧哗。人们在低声细语的交谈,一般不会高声讲话。我在商店见过一位老太太向营业员问了三遍,营业员没听见,但她还是那么低声柔气的再问,而没有高声。我见过在火车上有几个人说话声高了一些,马上有人制止。

  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这个国家国民的基本素养。静静的德国,静静的弗赖辛
  
  德国的高等教育

  三句话不离本行,虽不是公务出国,但出于职业的习惯,总想了解一下我熟悉的领域—高等教育。

  德国的高等教育,看起来只要高中毕业想上大学就可以上,进大学好像很容易,实则很难。虽然没有高考这一难关,细究起来,在某种程度上比我们的高考更加严格。我们的高考虽是一考定乾坤,但一年考不好,来年还可再考。但在德国严格的筛选从中学就开始了。中学分三类,第一类,毕业后可以直接上大学,并可选择任何大学中的任何专业。学习好的孩子可进入此类学校。第二类,毕业后可以选择所指定的几类自然科学和文科专业。第三类中学的学生,只能选择文科类专业。另一类中学,毕业的学生是不能进入大学的。是培养技术工人的学校,类似我们的职业中学。能否上大学,上什么样的大学,这种没有高考的高考,从中学就确定了。和我们不同的是,家长在对待孩子上不上大学的问题上,没有过多的要求,充分考虑孩子的爱好、潜能,尊重孩子的意愿。孩子从小就自己独立选择。没有人人都要上大学不可的要求。我们的房东,他的外孙女,才上小学,她告诉我,她数学不好,她不上大学,上技校,以后当个技术工人就行了。

  德国的大学入学不考试,不收学费,只要拿上中学毕业证,通过大学注册即可。进校容易,但毕业难。大学重视结果,不重视过程,从注册到毕业,没人要你怎么样,一切全靠你自己。找住处,吃喝住行、学习计划等全由自己安排。学校有少量学生公寓,你有幸登记上你就住,价钱比外面租房要便宜。学生食堂一天只开中午一顿饭,早饭晚饭在什么地方吃,没人管你。不过无论是学生公寓,还是校外租的房,都有灶具。选课、上课、考试等,管理部门会在公共场所贴通知。你没看见,误了上课或考试,那是你自己的事,后果自负。每门课有三次考试机会,如果第三次考试还未通过,不用说,你就卷铺盖走人,退学没商量。我问过留学生,“没想过找找任课老师,说说情?”他们回答很干脆:“没想过,不可能!找了也没用。”老师平时可以和学生聊天,喝咖啡,朋友一般,但考试成绩是绝对不可以通融的。

  德国的高校要求很严,各个课程都有要求,做那些实验、实习都有严格规定。学生按规定,自己找指导老师,自己订计划,自己联系实验室、实习地点,结束后带着有实验室教授和实习地负责人签字的报告,才可得到成绩。毕业论文要求很严,在作毕业论文前必须先完成两个小论文,你必须按要求查阅大量的资料,做实验,才能达到论文的要求。只有完成了这两篇小论文后,才有资格作毕业论文。因而,每个大学注册的人很多,往往到了二、三年级学生越来越少,不是每个人都能毕业的。有时候我想,假如我们采取这种教育方式,理论上是可以的,但那些无处不在的关系网,会从小学就开始,把学习不好的学生变成好的。我们的人情关系太厉害了。在大学,有的学生考试不及格,找老师,各种伎俩都用上了,这在德国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是中国人聪明,还是德国人笨?这是两种价值观、科学观的比较。但愿我们的社会克服弱点,走向成熟,走向有序。走有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的道路,办出自己的特色来。

 



网络编辑: 系统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