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24小时娛乐城

大英自然博物馆访问进修小记

来源: | 作者:魏琮 | 发布日期:2007-12-10 | 阅读次数:

  我有幸在“青年骨干教师出国研修项目”的资助下,于2006年3月开始,在大英自然历史博物馆(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 London, UK)完成了为期一年的昆虫系统学研究和学习。

  这是难得的一年留学时光,我在昆虫系统学方面的知识水平和研究能力得到了一定提高,尤其在叶蝉科、蝉科系统学研究方面,取得了较大的收获。

  另外,通过这一年在专业上点点滴滴的积累,更加浸润了我,使自己对自然界(生物)多样性、自然系统的复杂性和有序性,有了更深刻认识和体会。我更加热爱自己从事的系统学研究和相关的高校教学工作。

  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原是大英博物馆的重要组成部分,于19世纪80年代才从后者独立出来,以专门保藏和陈列数量庞大的与自然历史演化相关的、日益增加的收藏品。其保藏品包揽了从全世界各地发掘、收集到的各种动物、植物、微生物、化石、矿石、陨石等,含盖了自然科学的方方面面,数量达7000万件之多,其中保藏昆虫标本280万号,其他动物标本270万号,化石9万号,藻类、硅藻类、蕨类、苔藓、地衣、种子植物等6万号,岩石、矿石标本50多万号,陨石3200号。其芜杂的收藏种类、庞大的收藏数量和所拥有的众多从事相关研究的科学家及学者,使这里成为世界最著名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和自然科学研究的煌煌重镇。同时,其丰富、详实、生动、先进的展示方式和全面周到的服务,也使之成为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旅游胜地,每年吸引着数以百万计的游客参观、访问和从事研究工作。我在这里的几乎每一天,只要一穿过展览大厅,就会遇到如织的游客,在轻松和快活中领略着周遭陈列着的自然奇异造化。具该馆统计,其每年的参观人数都在不断增长,其中2000/01年参观人数为16.01万人,2001/02年为21.23万人,2002/03年为28.93万人,2003/04年为31.48万人;自2004年免费开放后,参观者已难计其数。

  该博物馆的展览区共有以下几个部分:

  (1)生命长廊:主要包括恐龙区、生态区、哺乳动物区、人类生物学区、爬行动物区、生态园。其中还分别穿插有原始人类,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珍奇收藏,植物的力量r,海洋无脊椎动物,不灭的印象与百鸟厅等专题展区。

  (2)地球画廊:主要通过大量的标本和展品综合,全面并极富趣味地展示了地球的演化形成历史。

  (3)达尔文中心The Darwin Centre:这是该馆最引以为骄傲的核心展示区,主要包括:

  a) 达尔文中心(一期工程):给参观者展示科学(主要是生命科学)研究的直接信息载体——标本;参观者还可通过听讲解、参加小组讨论等活动,更感性地深入了解生命科学和自然界的生物多样性。

  b) 达尔文中心发现区:(部分)参观者可以进入特定的科学研究区,直接参观世界最为丰富的标本保藏区,更深刻地感受人类对自然认知的成果积累过程的不易和成果的恢弘。

  c) 达尔文中心直观区:参观者可直接与科学家见面、交流,参观他们的工作;了解标本收藏员工作流程和主要职责(但仅限于特殊身份的游客)。

  d) 达尔文中心二期工程: 该部分正在建设中,2008年即将竣工,将成为浩如烟海、数量无比的各类珍贵标本更好包藏地,更加有效地杜绝火灾、害虫以及人为袭击的威胁等;同时,将为该馆麾下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大量科学家和前来访问的学者提供更优渥的工作环境。该工程竣工并投入使用后,其标本保藏、展示和科学研究等各项功能将会更加强大。

  在科研方面,作为世界著名的综合性科学研究机构,该馆已经具有250年的历史。每天忙碌在这里的专职科学家及其研究生有300多名(分属于5个部门:植物、昆虫、矿物学、古生物学和动物学),而每年的访问学者多达千人。他们兢兢业业地致力于解决今天人类面对的生物多样性减退、疾病、气候转变、环境污染等重大问题,每年所取得的科学研究成果相当可观,令世人瞩目,尤其是其最核心的研究领域,生物系统学研究(生物(物种)命名和系统研究——对地球上的各类生命物质(体)进行收集、保藏、分类、命名,并探究其间的系统关系和演化历史),更是全球闻名,以致该馆被喻为生物系统学研究的“麦加”。

  我在这里工作一年最大的感受即是:该馆之所以能在科学研究领域如此令人仰慕,主要可能有以下原因:

  (1) 达尔文等进化论者在这里开创了现代生物学基础研究的源头;

  (2) 开拓者之后有络绎的追随者和新的开拓者,他们认真严谨的治学精神一直在赓续;

  (3) 拥有着世界上最丰富的标本收藏;

  (4) 形成了完整的学科体系;

  (5) 几乎完美的为研究服务的相关管理体制和配套设施,如拥有世界上生物学书籍、资料等收藏最为丰富的图书馆、设备齐全的研究实验室,以及服务周到热情的各类研究助手和其他工作人员。所有这些,为在这里工作的科学家开展研究工作提供了非常优越的工作条件和氛围。

  然而,近年来由于人们对科学研究的兴趣转变,以及英国政府对科学研究方向资助和支持政策的倾斜,该馆从事科研的人员也日趋减少。例如,由于受过专业训练的工作人员的严重不足,面对大量涌入的参观者,能够去给他们讲解极为丰富的馆藏资源的人员越来越缺乏;专职的研究力量也在不断流失(尤其是许多系统学和分类研究部门更是如此,以我所在的昆虫部半翅目组为例,1990年代的标本保藏和研究人员有8人,而到现在只剩2人)。因此,科学家老龄化和后继无人是该博物馆现在面临的最大难题。长此以往,其从事研究和维护馆藏的能力势必将不断减弱,让人不能不引以为憾。

  这一年在大英博物馆所参与日常性学术交流、相关短期合作研究,更全面地加深了自己对昆虫系统学领域知识体系的了解,有效扩展了专业视野和能力,与国际著名头喙亚目系统学专家建立了交流合作关系,并合作完成了部分研究,为今后开展相关领域的更深入研究奠定了基础。

  我很感激国家和学校给了我这一年难得的国外进修机会,我盼望、也相信我的所有努力不会辜负国家、学校、亲友和家人的期望与支持。

  我期望这一年的留学进修会是自己人生的又一转折点,使我在科学研究和教学的道路上迈出更长足的一步。

 



网络编辑: 系统管理员